河北11选5杀号 > 风格 >

施洛斯的投资风格策略:挖掘公司的隐性价值

2018-07-11 22:36

  今天向大家介绍一种完全不同的策略,略微有点偏门,需要投资者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挖掘潜藏的宝贝。

  提到这个策略,不得不介绍一个伟大的投资者——沃尔特·施洛斯。1916年,沃尔特·施洛斯生于纽约一个犹太移民家庭,1934年高中毕业后进入华尔街,后来接受格雷厄姆的证券交易培训,“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加入格雷厄姆·纽曼公司,成为一名证券分析师,他和巴菲特共用一间办公室,成就了两位大师超过60年的友谊。1955年,创建沃尔特·施洛斯有限合伙公司(WJS),开始独立管理资金,2003年停止管理合伙人的钱,成为全美业绩最好的投资人之一。2012年沃尔特病逝,享年96岁。巴菲特听闻这一消息后,发表声明称施洛斯是与自己相交61年的朋友,“他的投资记录辉煌,但更重要的是,他树立了正直的投资管理典范,他信仰的道德标准与他的投资技巧同样出色”。

  施洛斯偏爱冷门股,经历了美国的18个经济衰退。巴菲特1984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著名演讲“格雷厄姆-多德郡里的超级投资者们”中,说施洛斯是反驳市场有效理论活生生的例子。在亚当·史密斯的经典书《超级金钱》(1972年)中,施洛斯的“烟蒂”股票投资法也让作者大为惊奇。让施洛斯看上的典型指标是:股票以净资产的8折交易,3%的股息回报率,并且没有债务。他说:“我关注的是资产,然后没有债务,那些资产总会值些钱。”

  巴菲特说,施洛斯的投资策略是一种保本型的投资方式,它避免涉及那些容易造成永久性本金损失的风险。基于保护本金的风险回避态度,施洛斯具有了资产大于收益的概念,这是一个反向投资的观点。大多数投资者专注于盈利,许多人根本不会购买正处于亏损中的公司的股票。

  施洛斯在1985年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称,普通投资者将关注的重心放在公司未来的盈利上是有风险的。“大多数人都在紧盯公司的收入和未来的盈利潜力,但我不会加入他们的游戏。个人投资者只有很少的资源,但使用这种投资方法需要与那些有巨量信息的大经纪公司分析师们竞争。成功的秘诀是,专注于保护本金,你不必去谈管理,听分析师分析,或者去预测宏观经济,你需要做的只是以低于其本身资产价值的价格购买股票,然后放着。”

  在施洛斯漫长的投资经历中,以低于资产价值买入的股票最终会盈利,然而这需要时间,他平均持有一只股票的时间约为4年,在这个方面施洛斯很有耐心。他认为,市场的过度下跌导致出现了很多便宜货,只要时间足够,他将获得回报。“好运终将来临”,他如此告诉自己。在此期间,资产价值可以为股价提供一些保护,以防止价格的深度下跌。他倾向于在股价形成底部前就开始买入,并在股价继续下跌时以更低的价格增持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施洛斯在他漫长的资金管理生涯中,曾经投资过大约1000只股票,这些股票大多平淡无奇,但是他却创造了16%的年复合增长率。因此,巴菲特认为施洛斯创造的成功几乎不可能是因为机遇,而是由于正确的方法。

  港股的土壤,事实上非常适合于投资者学习采用施洛斯的投资风格策略。挖掘那些具有隐蔽的资产价值或者账面被大幅度低估的公司,等待价值的逐步体现,是一种稳健的“先保证不输,然后赢”的良好投资策略。

  这里的隐性价值型公司指的是那些没有充分体现在公司财务报表上的,但是按市场公允价格可以衡量的、具有巨大价值的隐蔽型资产的公司,通常隐蔽型资产的定义是指资产的市场公允价值减去账面价值后的差额资产。由于会计准则上的差异,包括存货、商誉、专利权、矿产、地产、渠道等资产的市场价值在多数情况下并未完全或者真实地体现在账面价值上。这些隐蔽型的资产主要集中于以下三个类型。

  1)矿产、石油、土地和木材、工业用地等资源型原材料企业所拥有的资产经过较长时间的沉淀后,存在价值重估的可能性。

  2)企业拥有的专利权、特许经营权、其他上市公司股权等都有可能成为上市公司的隐蔽资产。

  3)公司以成本法入账的处于城市核心地段的楼宇等固定资产,随着城市发展,地产价格大幅上升,实际价值远高于账面价值。

  由于不少公司对于有形资产当初都是以成本法入账,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的地皮、矿产、林地等资源或股权都可能已经有了巨大的市场升值,但体现在账面上的还是最初的成本。具备这类特征的公司就是属于具有隐蔽型资产的公司。另外在港股市场,你会发现,很多公司的账面资产经常远高于市值进行交易,不少这样的公司是可以排除老千嫌疑的

  这两类公司,前者属于隐蔽资产型公司,而后者可划分为低估值的价值型公司。有时某些公司可能两种特征都具备,属于更加低估的类型,这些公司是价值投资者亟待挖掘的宝藏。

  投资此类低估或隐蔽资产型的公司,通过时间的积累,估值逐步回归,回报优厚。投资这样的公司,核心是要有足够的耐心,要仔细阅读公司的财报,积极挖掘公司的真正价值,买入后等待价值被市场发现,从而实现价格的回归。